差池其羽

负能,辣鸡存放地,日常丧。
狂躁一生推,京红生一堆(不生物老师会气死的)

“收起你们的那副嘴脸吧,你们的确是幽灵,所以你们他妈的也只会飘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俯视这个世界。”

“我本就不得善终。”

群里太太们好像对国象设定不感兴趣的样子……
只有我觉得很带感吗?
赤色皇后和他的小血族与国王等人斗智斗勇

戒指

他打开褪色的小盒子,里面放着一枚戒指,一百多年前,他把这枚戒指戴在了红的手上。十年前,他把这枚戒指又从红的无名指上摘了下来。
这是他得到的,关于红的第一件文物。这几年间,他每天依旧保持着两点一线的生活,除此之外,他不停地收集文物,关于红的一切东西。
西柏坡等地的博物馆已经被砸的差不多了,他才从中拿到几件东西。至于那艘船,是现今的那位带头砸的。那位极防着他,把他软禁了大概一年左右才放他出来。
他出来以后,第一时间找了一个好饭店,说是给自己压惊,要好好吃一顿,实际上饭都是别人吃的,他一口气给自己灌了十几瓶酒,喝得直吐,倒最后,吐出来的水里带着血。
他边吐边笑,他说,能喝就喝,死不了,你们这些人都担心我哪天死了,可我不是还在这儿吗?你们呢?都死哪儿去了?
三天后,他从疼痛中醒来,收拾好屋子和衣服,依旧上班儿去。
不过从那以后,他就开始搜寻木头的边角料,还都是好木头,手上时常有伤。别人问他干吗,他笑笑,说,玩儿啊,还能干什么。
宁来找他的时候,看见他在卧室床头柜上摆了一条特别小,雕刻特别粗糙的小木船,宁后来在书房发现了一条更大更精致的,最后他发现,所有的房间里都摆了这样一条船,只不过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精美。
几乎能复刻很多年前那条停在湖里的原物。
宁默然地把一个盒子递给他:“大哥觉得,还是你收着这件东西比较好。”
宁发现对方在看到盒子的时候脸上瞬间面如死灰,颤抖着手接过,然后勉强打开。
对方的表现证实了宁的想法,他曾看见过红的一张私照,照片中的红戴着一个戒指,与京在不工作的时候戴的那个戒指很是相似。
他呆呆地看着戒指,直到宁离开都没有察觉。
然后他就像疯了一样打开自己藏着的那个戒指盒,里面的,红曾经戴过的戒指上,刻着一个昀字。
他如同脱力一般跪坐在地上,笑着笑着就用手捂住了脸。

人要会说话,毕竟火药桶只需要一颗小小的火星就能爆发,小事无法惹怒我,是小事和它背后的所有事。
积压的愤怒是非常恐怖的。
这就是我想说的全部。

准备更新《戒指》。

“你真的有那么爱他吗?”

我快疯了。

喂,某个家伙,今天来祭一祭你,别躲着啦。
只想说声谢谢你。

先💊的应该是我。
我是个贪图享乐的废物。

累到生不如死